·褪尽浮华·

Bonjour, My Hero.

阳光,空气,水,还有爱。

dc276218acbcaf9b4bedbc51副本

{……}

那是一片泛在日光里的向日葵田。


枝叶香气缠绕着丝缕光线,空气里浸淫着饱满的生命力,像一条无力遏制、奔腾不息的河流。



“你不觉得它们很美吗?像燃烧的夕阳一样。”他立在土耳其马尔马拉大平原,那个以向日葵著称的地方,对身边的他说着,眼睛还望着向日葵延伸的地方。


“我只有想象着它们生长的样子,才能坚持着走到这里。”


{1}

他生活的小城,西伯利亚平原上的雅库茨克,那个被称为世界最阴暗的地方。


小城日照短浅,冰原广布。单一苍凉的色调不能满足他对色彩的执迷与向往。



他自幼便沉迷于绘画,尤爱画鲜明温暖的向日葵--虽然他从未见过无际的向日葵园。



显然,这是个关于寻找与旅程的故事。为了能画出具象可感的向日葵,他放弃了安稳的生活,执意前去土耳其。


他说:“我已经不想再靠虚幻的色彩去勾勒一株没有生命的植物,不想再用幻想来弥补梦想的缺失。我要画一个鲜活的生命。”




他开始与故乡告别。离开,并不是因为厌倦,而是想要把旅途里累积起的念想,融入关于西伯利亚冰原的记忆,然后更加学会如何去爱,学会以一种永别而不是相会、决裂而不是结合的方式去爱。




{2}

在黑河遇见了他。穿着鲜红的唐装的他,眼眸里面充满伤痛的他。



尽管遍体鳞伤,他依然坚持与他同往。他问:“和我一起走,不只是耗费时间。如果我们一起离开,以后靠什么生活?”



“阳光,空气,水,还有爱。”他注视着他的眼眸,像踏入了紫色的魔魅。


{3}

旅程总比想象中要艰难。他们开始争吵,互不退让,然后决裂。



离开之前,他说:“布拉戈维申斯克的(黑河的旁边,伊万家的城市)勿忘我已经开了,我们一起回去看看吧。那才是属于我们的地方。过去,我们像那里的云杉、冰原、星辰一样生活。太阳是向日葵的方向,我们也有自己生活的方向。”



“不是‘我们’,是你。你不能再用‘我们’来称呼你和我两个人了。”



他们在黑河分道扬镳,窗外的大雪像极了家乡的冬天。他离开了他,只留下一行深深浅浅的脚印。



{4}

挪威、英国、法国、意大利、埃及以及最终到达的土耳其。


地图、时差、航线、纸飞机、遇见的人与事以及无数难眠的彻夜。


而消磨掉时光,告别了爱人,却只换来孑然一人立在一片荒芜的葵园上。


遇见了百年难遇的旱季,向日葵大片枯死。


开头的画面,不过是个他寄托以温暖与绝望的梦境。



“向日葵不一定向着太阳所在的方向,但一定是太阳曾经升起的方向。”



他还是拿起画笔,用最浓重的色调画下斑驳的残葵。


当新阳升起,照上他的画布,所有枯死的葵花都被包裹上最暖的光晕。


它们若一团团被岁月凝固了的火焰,从未死亡。它们扎根泥土,守护着爱与盛年,日夜生长。




{尾声}

他不知道,他也永远不会知道,因为一步的转身他错过了一场静默的海啸,一条绵延千里的金黄山谷,还有

百年的惆怅时光。



Мы с тобою встретились посредине лета,

Были голубыми небо и цветы.

Я скажу спасибо случаю за это,

Что передо мною появилась ты.


Я своё смущенье приукрасил шуткой,

И ещё подумал про себя тайком,

Что тебя назвал бы только незабудкой,

Голубым и нежным солнечным цветком.


Незабудка, незабудка, иногда одна минутка,

Иногда одна минутка значит больше чем года.

Незабудка, незабудка, в сказке я живу как будто,

И тебя я, незабудка, не забуду никогда.


Так судьбa нам выпалa, что пришлось расстаться,

Даже твоё имя неизвестно мне.

Только остаётся мне с тобой встречаться

Звёздными ночами, да и то во сне.


Я стою, волнуясь, в телефонной будке,

Телефон твой где-то мне нашли друзья.

Набираю номер, здравствуй, незабудка,

Так всю жизнь хотел бы звать тебя лишь я.


Незабудка, незабудка, иногда одна минутка,

Иногда одна минутка значит больше, чем года.

Незабудка, незабудка, в сказке я живу как будто,

И тебя я, незабудка, не забуду никогда.


Незабудка, незабудка, иногда одна минутка,

Иногда одна минутка значит больше чем года.

Незабудка, незабудка, в сказке я живу как будто,

И тебя я, незабудка, не забуду никогда

我们相逢在遥远的地方

蓝色的天,金黄的花

我感谢有这样的机遇

你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开个玩笑掩饰自己的窘迫

在心中默默地思量

我就叫你花朵的永恒

温柔的充满阳光的黄色小花

分秒之间的相遇

有时要胜过漫长的岁岁月月

黄色的小花,我好像置身在童话中

永远不会忘记你


命运却让我们各奔西东

我甚至不知道你的芳名

只能在满天星斗的夜空

我与你在梦中得以相逢


我激动地站在电话亭里

朋友帮我搞到你的电话

我拨通电话,你好,亲爱的

希望这辈子只有我这样叫你


END

  1. 2010/02/05 13:48|
  2. 露中
  3. | 引用:0
  4. | 留言:0

无题。

还是在这边写个日志纪念下吧OTZ

王耀CN狼呆
伊万·布拉金斯基CN小C
摄影-芥末
化妆-芥子【爹以后一定要给我画眼线啊QwQ

特别呜谢
依德
阿瑟
芥末的助理


1
1.jpg

2
2.jpg

3
3.jpg

4
4.jpg

5
5.jpg

6
6.jpg

7
7.jpg

8
8.jpg


好了END~
  1. 2010/02/04 15:40|
  2. 露中
  3. | 引用:0
  4. | 留言:2

Magnet。

一句话。我很CJ= =
斜部分是Magnet歌词改编的XD。毕竟我不萌百合哈~
伊万生日的贺文吧啊哈哈。

Time 12.30



“相互靠近吸引 宛如此时一般
就算有朝一日分离了也会再度相会
相互接触 回不去了也无妨不是吗?
那样就好 比任何人都重要的你
火焰在心的边缘燃烧 不知何时蔓延开的热情...”


“呜...伊万...”王耀发出沉沉的低吼,水汽迷蒙在他的双眼。

“相互交缠的手指
从嘴唇到舌尖
若是不被允许的事
反而会燃烧得更加强烈”


大手抚过柔软的禁区,磨砂的麻酥感从深处传到大脑,带来的是分秒的快感。
双腿不由的紧绷,汗珠划过发梢却被伊万接住,在指腹的揉搓间消失。
涣散的眼神,不听使唤的身体,只是换来更加深入的吻。
这不是索取,
是本能的“爱”

“想要将我的颜色覆上你的身体
想要沉醉在这魅惑的时刻”


绣着传统俄罗斯风格的大毛毯被伊万一把抓起,裹住王耀的胴体。
怀里的人已筋疲力竭,微喘着气,微闭着双眼,披散在肩头的黑发,妖娆惹人怜爱。
王耀缓缓抬起手,拂过伊万的脸颊,注视着那对紫眸。
“耀,你的眼睛真美。”伊万的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他默不作声,手划过伊万的锁骨,感受着热量传递到手心、
伊万轻巧地拉起王耀的手,在手腕附着上亲吻。
像孩童般乖戾。
但马上,王耀就意识到自己错了,伊万早已不是一个孩子,一个孩子在刚才能把他那样?!
“С Днем Рождения Иван①”王耀幽幽地说“这,就算是我的礼物咯。”
“呵呵,小耀你...”伊万嘴角的弧度还没有消失。
高大的斯拉夫人又仿佛不受控制般,重新将这个东方人压倒在床。

旁白:一切还没有结束哦☆~

注①“伊万 生日快乐”←好蠢的自动翻译。。。

~Fin*~
  1. 2010/01/02 13:28|
  2. 露中
  3. | 引用:0
  4. | 留言:2

这是插图插图!!噢~你们干了什么!!

这是Nameless伪工口补完的最后的镜头~~

感谢八爪君~~~
大有爱~~

大感谢!八爪君!


啊哈哈。继续脑内补完~~
  1. 2009/12/26 15:58|
  2. 露中
  3. | 引用:0
  4. | 留言:0

Nameless伪工口补完

刚醒来的王耀使劲眨了眨眼,可双眼还是有那么点无神。
从百叶窗透出来的阳光微微有些刺眼。
“小耀我进来了咯~☆”
“嗯?”
床上的王耀只穿这一件单薄的衬衣,在这位瘦小的东方人身上显得有些过大。
靠近领口的几颗扣子懒散着没搭上,露出王耀的肩和胸口,有着东方人特有的肤色。头发披散着,在另一人眼里显得无比娇媚【?】
占有欲慢慢侵蚀着亿万的理智。
“好想,要。”一个声音在他的心头响起。
缓过神来的王耀揉了揉眼睛却对上了邪魅的一抹紫色。
亿万缓缓地朝床边走近。
“小耀...”
“伊...伊万!你干什么!”
【我离18岁还远叫我怎么写哎哟喂= =】
没等王耀反应过来,整个身体都被伊万的气息缩笼罩。
“伊...伊...”
伊万蛮横地堵住了王耀的唇。
“唔...”
大手抚上王耀的背脊,皮革的磨砂感从深处传来。
王耀蜷着身子,仿佛昔日的光环早已褪去,这只是一条温顺的小鹿。
他们彼此交换着呼吸。
细幼的银丝悬在二人之间,口中突然有一阵铁锈味。
王耀忽然推开面前的人。
“你咬我。”【我觉得红霞里这段很萌= =引用了】
“你也咬了我哦~”伊万拂了一下嘴角暗红色的液体。

【由于您的RP不够,无法正常显示=口=】
王耀换上一件新军装,很少照镜子的他居然去到衣帽间的镜子前,不断摆弄着领口。想要遮住脖颈上的红痕。
“蠢伊万,这样被上司看到怎么解释...算了,就说是睡痕吧。”
~Fin*~
  1. 2009/12/21 17:53|
  2. 露中
  3. | 引用:0
  4. | 留言:2